江苏有金皇冠中国大酒店
出國看病

出國看病行業標準制訂者

全球服務熱線

400-086-8008

日本語
當前位置:首頁 > 醫療前沿資訊 > 出國看病熱點 > 出國看病熱點

困住愛與生命 | 每天在醫院上演的騙局

【本文為疾病百科知識,僅供閱讀】發布時間:2019-06-05 10:32 來源:未知打印

不知昏睡了多久,一醒來,已經是春天了。

我驚奇地感到身體恢復不少,正想久違地下床活動。

一抬眼,看到一位身著黑色正裝的陌生人。

 

“你死亡了。”這個自稱陰間使者的帥哥向我宣告。

呵,嚇唬誰呢?不過是細菌型肺炎,媽媽明明說過,很快就能出院。

 

是荒謬的夢吧。

我想掐醒自己,右手卻直接穿過了左手,毫無觸感。

 

我轉身想回到被窩,睡到夢醒為止,卻在病床上看到了另一個自己:

面色慘白,身上插滿管子,胸前沒有任何起伏。

 

 

心電監視儀發出的刺耳聲響將我拉回現實。

 

醫護人員沖進病房,穿過我虛無的“身體”來到床邊,竭盡全力想讓我的心臟重新跳動。

 

我目睹這一切,卻束手無措。

 

隨著醫生無能為力的哀嘆,家人在門廊絕望的哭喊,我再也感受不到生理上的任何痛感。

 

是的,我死亡了。

 

這是我人生中最為重要的大事之一,除了陰間使者,我是第一個知道的。

 

但我的死因,我卻是最后一個知道的:

吞噬我生命的根本不是肺炎鏈球菌,而是癌細胞。

 

所謂的小手術、被父母裝在透明盒子里的藥丸、名稱被貼紙蓋住的輸液瓶、頻繁的復查、護士細致熱情的關切、父母帶著滄桑感的笑容……

 

上次清醒的時候,似乎還是冬天,我還在期待病情隨著天氣回暖而好轉。

 

隨著與這家醫院的種種聯系漸漸浮現在腦海,我終于恍然大悟。

 

在與病魔抗爭的最后時期,我竟一直活在謊言里……

 

 

早晨,我從被宣告患癌死亡的夢里驚醒,被隱瞞至死的絕望與無力感卻是那么真實。

 

我對這種“為了我好”的隱瞞感到恐懼。倘若我真的深陷癌癥泥沼,我想要知道,也需要知道關于病情的一切。

 

- 1 -

渴望知道病情的患者

我并不是唯一想要知情的人

甚至不是少數之一

 

 

在2017年的廣州醫科大學附屬腫瘤醫院與中山大學附屬腫瘤醫院住院部,有78.4%的腫瘤患者認為應該把病情告訴患者本人。

 

同時,61.2%的腫瘤患者渴望了解病情,需要知道所有疾病的信息。

 

 

2013年,在山東省腫瘤醫院住院的癌癥患者中,高達92.9%的患者希望醫生及家屬如實告知自己的病情,僅7.1%希望部分告知,沒有患者希望醫生與家屬“不告知病情”。

 

在2007年,陜西省腫瘤醫院就有90%以上的病人希望了解自己的真實病情、 有關治療手段及護理方法。

 

- 2 -

總是隱瞞病情的家屬

盡管大多數患者都想知道自己的病情

許多家屬依然會以“保護”之名隱瞞病情

 

 

在2010年于湖北醫藥學院附屬人民醫院腫瘤科進行的調查中,只有 21%的家屬主張把病情告訴患者 ; 79%采取不同程度保密措施,高達62.22%的家屬選擇在患者臨終前才告知。

 

 

- 3 -

家屬:隱瞞是保護

病患家屬們對“病情隱瞞”的主張究竟為何呢?

 

 

2013年,在山東省腫瘤醫院住院的癌癥患者家屬中,有70%的家屬擔心告知病情會導致患者心理崩潰,20%擔心患者拒絕治療。

 

 

- 4 -

醫生:隱瞞也許是傷害

 

但是,隱瞞真能起到“保護”的作用嗎?

如實告知病情真的會讓家屬的擔心成為現實嗎?

 

事實上,隱瞞病情通常不能成為患者的“精神保護傘”,反而往往對其造成精神上的不利。醫者們認為,患者在不知病情的情況下,常常難以耐受化療、放療等引起的副作用,會不信任、不配合甚至抵觸治療。

 

時代在進步,醫學技術和社會觀念都在前進,患者們也越來越相信自己能夠更加理性對待重大疾病的發生。比起“談癌色變”,人們越來越傾向于將癌癥視作可以長期伴隨的慢性疾病。

 

因此,隱瞞雖然是下意識的保護方式,卻不一定是最恰當的選擇。

 

 

盡管患者想要知道、醫生建議告知、法律也保護著公民的知情同意權,不容忽視的是,在我國具有強大思想根基和歷史淵源的“家本位思想”的作用下,大多數家屬仍然在代替患者知情與決策,用善意的謊言“保護”患者。

 

通常情況下,患者、家屬與醫生之間相安無事,病情隱瞞并無大礙。

 

但如果具有自主意識的患者不同意家屬做的決定呢?

如果患者因為不知情而做了不利于治療的事呢?

如果患者拒絕接受治療呢?

 

法律既保護患者的知情同意權,卻也在一定程度上認可醫生所采取的“保護性醫療措施”,也就是:在為病人治病的同時,采取的一切維護病人的身心健康和有利于疾病的恢復的措施,這其中也包括隱瞞病情。

 

我國現行法律文件中的相關規定

(上下滑動閱讀)

《醫療機構管理條例實施細則》

第61條

醫療機構在診療活動中,應當對患者實行保護性醫療措施,并取得患者家屬和有關人員的配合。

第62條

因實施保護性醫療措施不宜向患者說明情況的,應當將有關情況通知患者家屬。

《醫療事故處理條例》

第11條

在醫療活動中,醫療機構及其醫務人員應當將患者的病情、醫療措施、醫療風險等如實告知患者,及時解答其咨詢,同時,應當避免對患者產生不利后果。 

《執業醫師法》

第26條

醫師應當如實向患者或者其家屬介紹病情,但應當注意避免對患者產生不利后果。

《侵權責任法》

第55條第1款

醫務人員在診療活動中應當向患者說明病情和醫療措施。需要實施手術、特殊檢查、特殊治療的,醫務人員應當及時向患者說明醫療風險、 替代醫療方案等情況,并取得其書面同意;不宜向患者說明的,應當向患者的近親屬說明,并取得其書面同意。 

第55條第2款

醫務人員未盡到前款義務,造成患者損害的,醫療機構應當承擔賠償責任。

 

然而,“不宜向患者說明”、“避免對患者產生不利后果 ”以及“義務”具體包含哪些情況呢?這些法律文件并沒有給出清晰的界定。

 

因此,為了避免醫患矛盾與糾紛,醫生往往會在“告知與否”和治療方案的選擇上遵從家屬的意見。

 

當家屬代替不知情的患者作出重大(甚至關乎性命)的醫療決定,患者的知情同意權、隱私權和生命健康權是不是就受到了侵犯呢?如果患者方試圖追責,醫生和醫院該如何自保?

 

這讓醫生們感到無所適從。

 

為了避免醫患矛盾與糾紛,他們往往會在“告知與否”和治療方案的選擇上遵從家屬的意見,最終形成了“醫生優先尊重家屬——家屬隱瞞——醫護人員配合家屬”的閉環,將患者本人的意愿隔絕在外。

 

 

病情隱瞞沒有絕對的對與錯。

 

但很多時候,在病情隱瞞的閉環之內,是進退兩難的醫者與不得不負重前行的家屬;

 

閉環之外,則是因為不了解病情而極有可能焦慮不安的患者,這種負面情緒有時可以擊垮家人之間、醫患之間的信任,擊潰患者頂住重壓的精神防線,甚至釀成終身遺憾。

 

我們每個人都有可能成為癌癥患者,抑或是癌癥患者的家屬。前者的命運也許掌握在家屬手里,后者也許掌握著家屬的命運。

 

說來刺激,但我們確確實實就生活在一個家人之間的羈絆可以深至命運的時代與社會。

 

如果你是患者,你愿意知道嗎,想知道多少呢?

如果你是家屬,又應該怎么作決定?

 

既然如此性命攸關,不妨提前想想、和家人聊聊。畢竟,在患者始終被蒙在鼓里的遺憾故事中,“憾”源于“事與愿違”,“事”之所以與“愿”相違,則正是因為“愿”被忽視。


?
厚樸方舟成立于2008年,總部位于北京,建立了由全球權威醫學專家組成的美日名醫集團,初個擁有日本政府官方頒發的海外醫療資格的企業。如果您有海外就醫的需要,請撥打免費熱線400-086-8008進行咨詢!

更多“困住愛與生命 | 每天在醫院上演的...”類似信息,歡迎查閱出國看病熱點

  • English?|?微信端
  • 全球咨詢熱線
  • 400 086 8008

互聯網藥品信息服務資格證書編號:(京)·非經營性·2015·0179
厚樸方舟健康管理(北京)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www.nvjzv.club 京ICP備15061794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27115號

江苏有金皇冠中国大酒店